女教师黄某

女教师黄某

吾言泻之法有六,而泻之药实不止葶苈、大黄二味。惟其脾肾之虚也,水谷入腹,不化精而化痰矣。

人身外为皮膜是气分,内为肌肉是血分,寒入血分在肌肉中堵截,其气不得外出,以卫外为固,故毛孔虚而汗漏出。 入太阴、少阴、厥阴之经。

丹皮色味亦类红花,而根性下达,与花不同,故主在内及泄中下焦之血。 有病之目,即可用菊花治,亦必与发散之药同治,而不可单恃之以去风去火也。

倘肾火之绝不及救,而徒救夫心火,多用桂、附于白术、人参之中,欲救心以救肾也,终亦必亡而已矣,况仅用白术,又何以救之哉。设或阴虚火盛,服此方,必有虚阳亢炎之祸,至痨瘵而不可救者,非铎之过也。

牛膝善走而不善守,产晕,血虚之极也,无血以养心,所以生晕。盖真阴真阳,最易脱而最难绝也,有一线之根,则救阳而阳即回,救阴而阴即续也。

 是黄者,火之退气所生也。曰∶治邪之法,止问药与否也。

Leave a Reply